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瞳渊源,品味经典!!!

发现我, 影响您。

 
 
 

日志

 
 
关于我

有三种东西必须捍卫:祖国、荣誉和家庭。有三种东西必须控制:情绪、语言和行为。有三个问题必须思考:生命、死亡和永恒。有三种行为必须摒弃:罪恶、无知和背叛。有三种做法必须避免:懒惰、野蛮和嘲讽。有三种东西必须挽救:圣洁、和平和快乐。有三种品质必须尊敬:坚毅、自尊和仁慈。有三种习惯必须培养:理性、谦恭和好学。

网易考拉推荐

金一南在香港细说中国:从百年沧桑到大国崛起  

2017-01-11 15:54:46|  分类: 放眼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一南教授细说中国近百年的苦难与辉煌,探索中国如何摆脱衰败,从东亚病夫走到民族复兴。 金一南教授分析,近代中国最大的问题在于人民的国家意识淡薄,极度不团结、一盘散沙。

我们近代的中国历经苦难:

我们没有胜过,我们一败再败。

第一次鸦片战争失败,《南京条约》签订,割让香港,赔款二千一百万两白银。

第二次鸦片战争接着又失败,对方都很少的兵力;第一次鸦片战争英国军舰二十八条,军队一万五千

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两万五千人,长驱直入北京,杀人放火,将圆明园付之一炬,以如此小的兵力顷驾于大国首都,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

1894甲午战争更是空前的割地赔款,赔款白银两亿两,割让辽东半岛、台湾。所以当时的澳门报纸有这么一段评价:中国之装备,普天之下为至软弱的极不中用之武备,其所行为之事,亦如纸上说谎而已。国中之兵,说有七十万之众,未必有一千人合用!

中国当时如同破茅草房子,谁上来都是一脚踹倒,我们用梁柱支起来,再上来一脚又踹倒了,再支起来,再踹倒了。到了八国联军1900年入侵北京的时候,我们达到空前的虚弱,八个国家打我们,我们如何打得过啊

但我说你看八国联军来了多少人?日军最多八千、俄军四千八、英军三千、美军两千一、法军八百、奥地利五十八人、意大利五十三人,八国联军1900年8月3日从天津向北京出发,满打满算18811人,就这么点兵力

还有七千德军在海上来不及赶到,都等不及向北京攻击出发,十天之内攻陷北京。而北京一带有清军十五六万,义和团五六十万,我们挡住了没有,没有挡住啊。

中国近代以来这种衰弱,这种无力达到极致,一个大国衰弱至此。

庚子赔款空前的四亿五千万两白银,庚子赔款之后我们对美国人印象不错,美国西奥多罗斯福把部分赔款返还给我们,我们办了留美预备学校、协和医院,还有燕京大学的一部分,那留美预备学校也就成了我们今天著名的清华大学,所以我们很多人对西奥多罗斯福印象不错。不管他怎么说,他把中国的赔款返还我们一部分办了医疗、办了教育。但是你看西奥多罗斯福,他极度看不起中国。他说,要是我们重蹈中国的覆辙,自满自足,贪图自己疆域内的安宁享乐,渐渐地腐败堕落,对国外的事情毫无兴趣,沉溺于纸醉金迷之中

忘掉了奋发向上,苦干冒险的高尚生活,整天忙于满足肉体暂时的欲望,那么毫无疑问,总有一天我们会突然面对中国今天已经出现的这一事实:畏惧战争、闭关锁国,贪图安宁享乐的民族再其他好战、爱冒险民族的进攻面前,肯定是要衰败的。

罗斯福提醒美国人,我们一定不能像中国人这样衰败,我们就为了解决这个民族危亡、解决衰败。近代以来有多少先进的中国人就为了克服这一点。我想,我们历经选择,为了摆脱衰亡,洪秀全的“太平天国”不就是选择,你看太平天国的意识形态,天父天兄其实就是基督教义的中国化,其实就是我们在完成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之前,洪秀全完成了基督教义的中国化。用这套改革可能成功吗?不可能,所以洪秀全失败了。镇压洪秀全的曾国藩、左宗棠和李鸿章,他们推出洋务运动。

中国的大问题在哪呢?器不如人。机器制造、科学技术不行,一定要搞上去,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

洋务运动30年,最大的成果北洋水师,1894年甲午海战全军覆没,一条舰没留下来。

洋务运动失败,日本联合舰队一艘未沉,北洋水师全军覆没。

洋务运动失败,康有为、梁启超出来了。君主立宪,就是曾、左、李的器不如人太表浅了。中国的问题在哪呢,制不如人,制度层面出问题了。梁启超讲,唤醒吾国千年之大梦,实至甲午一役始也。制不如人,体质出问题了要改制,戊戌维新就是改制。孙中山辛亥革命也是改制,建立共和。君主立宪没有成功,戊戌维新失败,但是辛亥革命成功了,共和建立了。后来我们有个片子《走向共和》认为共和成果被窃国大盗袁世凯给偷窃了。但是我说你如果全面看,袁世凯1916年就死了。袁世凯死后12年,我们还实验了12年共和,结果怎样?北京九易政府,24次内阁改组,换了26届总理,军阀混战,生灵涂炭,共和也没搞成。所以1919年的五四运动已经打出旗号了,打倒孔家店五四运动讲,器不如人、制不如人都太表浅了。

中国的问题是什么呢,思想文化不如人!要彻底抛弃中国思想文化:孔孟之道。我们当年这种思想偏激和极端,认为万事规矩一点,找个替罪羊,只要把它解决就全解决了。

我说当年打倒孔家店的旗号,与今天遍布全世界的孔子学院,形成多么大的反差啊。我们就今天看来,孔子没有妨碍我们走向现代化。

我们出了问题,不是说孔子的问题,我们自己的问题,我们只是找替罪羊的方式。当年的不仅孔子找到汉字了,当年五四运动先驱胡适、钱玄同、郭沫若、陈独秀、鲁迅都讲到汉字问题了,导致中国落后的罪魁祸首:汉字!当年多么激进啊。

我们今天讲他们,我们没有丝毫否定,他们都是探索者,他们都在探索、寻找一条摆脱灭亡的路径。洪秀全之类的先驱都是这种人,他们都有缺点、都有错误、都有问题。但他们都是探索者,我们后来探索都是再他们基础之上的。当然我们今天讲中国梦,当时中国社会也有中国梦。

北京上海的学者们联合做了一次:你的梦想是什么?

你看当年中国,清华大学教授林语堂回答他的梦想:我的梦想只希望国中有小小片的不打仗,无苛税、换门牌不要钱。人民不用跑入租界而可以安居乐业的干浄土。我们今天很难设想这是什么样的中国。

我觉得距离非常遥远了。

很遥远吗?七八十年前中国就是这个样子,燕京大学教授顾颉刚,他的梦想:没有人吸鸦片、吞红丸,这是最重要的事,这种嗜好延长下去非灭种不可,任凭有极好的政治制度也是无益的。只要吸毒,什么制度都救不了你。

上海大学者施蛰存的梦想:中国人走到外国去不被轻视,外国人走到中国来,让我们敢骂一声“洋鬼子”

你知道,先生,现在是不敢骂的。施蛰存在上海,上海外滩“华人与狗不许入内”,你敢骂谁?

罗文干的梦想:政府能统一全国,免人说我无组织,内争的勇毅转用来对外,武官不怕死,文官不贪钱,妇女理家崇尚勤俭、不学摩登,青年勤俭刻苦、不穿洋服、振兴国货。

当年这些知识分子,中国社会的良心啊。

他们的呼吁,他们的梦想集中在一起就是四个字:民族救亡。民族到了危亡的边缘,到了亡国灭种的边缘

大清王朝推翻了,民国建立了,灾难没有停止。

九一八事变,关中军一万九,东北军十九万,三天丢掉奉天,即是今天的沈阳,一周丢掉辽宁,两个多月东三省沦陷。七七事变日本华北驻屯军八千四,宋哲元二十九军十万,一个月华北沦陷。

我觉得我们近代以来反复讲一个问题

帝国主义嗜血成性、杀人成性、凶残无度。我们总说我们的对手如何野蛮、如何凶残,我们很少检讨自己为什么这么虚弱。为什么谁都想弄你一下,你谁都无法有效抵抗。

我们近代出了什么问题,问题出在哪里?你看第一次鸦片战争发生了什么?广东三元里那抗击很个别,大多数民众在远处观战,英军登陆后民众主动向其出售蔬菜、牲畜和粮食。洋人在跟皇帝打仗,皇帝打败了,皇帝割地赔款,与我何干?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照片上我们那么多人帮着联合国后勤辎重推小车,画面上洋人就两个,其他都是中国人,帮着联军供应后勤,给钱能雇佣就可以,哪来国家观念、民族观念?联军攻到了北京,北京城高池厚,联军一万多人攻不进来,北京附近居民向联军提供消息:广渠门下水道未曾设防,联军从广渠门下水道鱼贯而入,联军排队走进来。我们周围那么多民众揣着手站在两边麻木的观看洋人在跟皇帝打仗,进攻皇宫,多少民众帮着联军填平壕沟、绑梯子、扶梯子,还有民众坐在墙头上帮着联军往里瞭望。

孙中山讲的四万万中国人一盘散沙而已。数量不能提供力量,如果你不凝聚的话,数量没有意义。我觉得这是中国近代以来最大的问题,非常松散。为什么要建立一个现代民族国家。我们一盘散沙这个局面被各个帝国主义所窥破。

板垣征四郎1948年被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前,他是关东军高级参谋,关东军即将发动九一八事变,面对十万余东北军,关东军也是人心惶惶,他们没有把握,板垣征四郎给他们做战前动员:没问题,搞得过。板垣讲,从中国民众的心理上来说,安居乐业是其理想,至于政治和军事,只不过是统治阶级的一种职业。在政治上和军事上与民众有联系的,只是租税和维持治安。从一般民众真正民族发展历史上来说,国家意识无疑是很淡薄的,无论是谁掌握政权、谁掌握军权,负责维持治安都无碍大局,不就交税吗,交给满洲国也是交,交给日本人也是交,交给张作霖张大帅也是交,交谁都一样,他们不在乎,所以能搞得过他们。

我们近代的灾难,绝不仅仅是帝国主义如何的杀人无度和猖狂,我们极度的衰弱和分散,不团结一盘散沙,被对方分而治之。抗战开始不是这样的,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以下20多位中央委员58位将官投敌,一些部队成建制哗变,当时出现的问题不是民众出现问题,是精英层出现问题,出现大问题。党政精英都成了汉奸,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王克敏、殷汝耕、梁宏志……

当时中国出现的,叫集团性精神沉沦和人格沉沦。不是一个两个,是团团伙伙精英们的沉沦。

在最关键最困难的时候,共产党人的风范:

共产党人杰出代表,东北抗日联军第一陆军总司令杨靖宇,抗到最后只剩自己一个人。程斌,抗联第一军第一师师长,杨靖宇最信任的得力助手1938年率部投敌,组成“程斌挺进队”把杨靖宇的秘密营地全部捣毁,逼杨靖宇于绝境。第二个叛徒张秀峰,军部警卫排长,父母双亡的孤儿,被杨靖宇抚养成人,1940年2月携带机密文件、枪支、抗联经费叛变投敌,向日军提供杨靖宇的突围路线,他是杨靖宇的贴身警卫,他知道杨靖宇的行踪,他二月份叛变,杨靖宇三月份牺牲。第三个叛徒,张奚若,抗联第一军第一师特等机枪手,叛变后在伪通化省警务厅长岸谷隆一郎命令下开枪射杀杨靖宇。杨靖宇的特等机枪手把自己军长开枪打死。

这是被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所窥破的,中国人的走向,发现提供情报,最后打死杨靖宇的都是中国人一盘散沙的中国,它不仅是松散的问题,出卖自己国家民族利益,出卖自己的战友,出卖自己的国家,出卖自己的民族,最后赵廷喜劝杨靖宇,我看还是投降吧,如今满洲国不杀投降的人。赵廷喜哪里知道,只要杨靖宇投降,日本安排出任伪满洲国军政部长,不但不杀他,还让他当大官,利用他的影响摆平东北抗联。杨靖宇最后跟赵廷喜讲了一句话,老乡,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还有中国吗?这一句话惊天动地,到最后一个人也绝不屈服。一点胜利的希望都没有,那也不屈服。

我经常讲,中华民族总在关键时刻有这样的人物成为民族的脊梁。这个脊梁不是大众在支撑的,关键时刻关键人物在大家万念俱灰的情况下,成为民族精神的图腾和脊梁。

一批年轻人,年纪轻轻干大事,年纪轻轻丢性命。

他们不是为了自己的住房,为了自己的公司或者自己的待遇而干的,是为了完成民族救亡。当年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中国社会有200多个政治团体和党派,中共成立了还是200多个,已经解散了也是200多个,显不出你来,所以当年一伙热血青年在上海的石库门房子时,成立中国共产党的时候,谁看得起他们,谁都没想到他们能怎样,他们13个人,中国共产党发起人,何等重要的历史地位。但当年有谁在意?中共刚刚成立,走的走散的散,各奔东西,有更好的前程都走了。1922年陈公博脱党,1923年李达脱党,1924年李汉俊脱党,1924年周佛海脱党,1927年包惠僧脱党,1930年刘仁静被开除,1938年张国焘被党开除,中共一大13个代表出问题的7个,半数以上出问题了,其中陈公博、周佛海当了大汉奸,当然再加上严重的牺牲。王尽美1925年牺牲,邓恩铭1931年牺牲,何叔衡1935年牺牲,陈潭秋1943年牺牲,自己走掉的、被党开除的、牺牲的,13个人从头走到尾只有两个。毛泽东,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董必武,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只有这两个人从头走到尾。

中共的艰难,我们不要说形容词、副词,不要什么妙笔生花、添油加醋、无中生有,你仅仅看中共一大13个代表各自走向,你就知道这个党何其艰难。

前面有什么好事等着你吗?有红地毯吗?有剪彩吗?有鼓掌夹道欢迎吗?无尽的流血牺牲和叛卖,以及万水千山的阻隔,中国共产党1921年建党,中国政治舞台边缘性力量,中国共产党能够从中国政治舞台边缘,走到东方政治舞台的中心,今天影响世界格局,改变世界格局,我们讲一句话:毛泽东居功至伟,虽然今天否定他的反对他的比比皆是,但这个人的名字永远与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紧紧相连,除非你解散这个政党,打败这个军队,颠覆这个国家,否则你抹不了他,他贡献太大了,就像小平同志讲的,如果没有毛泽东,我们可能至今在黑暗中摸索。我觉得这是中国革命非常大的变化,中国近代想变革者比比皆是,毛泽东绝不是头一个,李鸿章、袁世凯、康有为、孙中山,没有一个不想变革,没有一个不想挽救民族命运于危亡。都是变革者,但他们的问题在哪里?

从李鸿章、袁世凯、康有为、孙中山,他们基本上都是力图依托少数精英完成对社会的改造,都会把唤醒民众、动员民众、组织民众作为变革和革命的重点。在他们眼中,民众只是改造的对象,而不是推动变革和革命的动力,最终只能导致变革与革命一败再败。中国近代以来的变革者,包括近代以来我们这些思想者对民众的轻视。没有毛泽东,毛泽东说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这一点,就不能得到起码的知识。

共产党胜利最大的根源,民众的支持。

毛泽东讲,动员了全国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造成了弥补武器等等缺陷的补救条件,造成了克服一切战争困难的前提,毛泽东不再把民众作为包袱、改造的对象,而作为动力推动推动社会变革的最巨大的力量。毛泽东在《论持久战》有句话讲得很好,毛泽东讲,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说到了中国至弱之源,我们这种无组织状态,导致我们最后的灾难。西方有一句话:直到列强不再把中国当作一个国家看待,中国人才真正感觉到,有组织一个现代国家的必要。

我们第一次觉醒,1895年康有为“公车上书”。

我们可以讲封建官僚士大夫阶层的觉醒,统治阶层一小部分人觉醒,力图建立现代国家,君主立宪。

1919年五四运动,知识分子层的觉醒。

1937年全民抗战,民族总体的觉醒。

一直到了1937年全民抗战,我们才发现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全民抗战。日本人到中国来侵略不仅是打国民党,不仅打共产党、杀中国人占中国地,是全民族的问题,真正让我们赶到国家民族利益共同体,从三七年全民抗战开始。

1949年新中国的建立,他是什么呢?

是中国共产党人为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献上的一份大礼,真正意义上的现在民族国家。西方现代国家学说的奠基者霍布斯讲,什么叫国家,为什么要有国家?

霍布斯说,当人人难以自我保存时,人们便自觉自愿的放弃权力开始缔约,指定一人或多人组成集体,来代表他们的人格,将自己的意志服从于集体意志,将自己的判断服从与集体判断,在此基础上实现联合,这就是国家。国家不是个慈善团体,不是个人权机构,国家一定要形成集体意志、集体判断。国家让人民自觉自愿的放弃部分权利开始缔约,形成集体意志、集体判断。

我们讲,历史证明只有新中国,才能真正实现中华民族的集体意志和集体判断,绝不是个理论问题,他是个实践问题,新中国刚刚成立面临的朝鲜战争,我们猝不及防,当时部队都在转业,国民经济百废待兴,朝鲜战争爆发,1950年9月15日美军仁川登陆,把北朝鲜军队压缩在中朝边境三个区域范围内,我们当时面临朝鲜战争的严重的局势,我们反复对美国提出警告,一定不能过三八线,过了三八线是不行的,影响中国安全,美军越过三八线,直攻平壤。10月8日毛泽东下令,中国人民自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我觉得这场仗过去了多时,你看美国人怎么评价的:从中国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显示出来的强大攻势、防御能力之中

美国及其盟国再清楚不过的看出,共产党已经成为一个可怕的对手,他再也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那个软弱无能的国家了。他们得出的结论,在涉及国家安全问题上,新中国再也不会退让,旧中国一退再退,我们总想退一步海阔天空,最后退到无处可退。美国人明白了,新中国再也不会后退。美国人亚历山大·温特,美国建构主义鼻祖讲了这句话:一个国家,在生存、独立和经济财富这三种利益之上,还必须加上第四种国家利益,那就是集体自尊。不要以为国家利益就是生存、独立、发展繁荣,还有集体自尊。尊严也是国家利益,非常重要的国家利益,尊严必须靠胜利来捍卫。我觉得这是我们新中国,共产党人给中华民族第一次带来集体自尊。

不但从根源上消除了封建半封建、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痕迹,而且从根源上清除了社会一盘散沙的状态,中国人民被前所未有地组织起来动员起来,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持续、稳定、繁荣、昌盛。既能完成民族救亡,也能完成民族复兴双重使命的现代民族国家,我觉得这是中国共产党为中华民族创造的最大礼品。中国今天的国力和军力发生了历史性变化,我们跟过去完全不一样。

当今世界,国民生产总值超10万亿美元的就两个:

美国17万亿,中国10.5万亿。当今世界国防开支超过1000亿美元的只有两个:美国5900亿,中国1500亿;当今世界卫星数量超过140颗的只有两个:美国530颗,数量开始不断减少;中国170颗,数量正在不断增加。我觉得这是我们讲的历史性变化,但是谁也没想到这个红色中国,今天搞了这么大的区别。他最根本的是什么呢?仅仅是共产党吗,我觉得完全不是这样。

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文明一直在与西方文明抗争,中华文明节节败退。

新中国成立使中华文明在政治上摆脱了颓势,跨过鸭绿江,是中华文明在军事上摆脱了败势。

三十余年改革开放,使中华文明在经济上扭转了劣势。

今天崛起的不是一个民族啊,一个文明,全新的经过洗礼的文明。

共产党、政权,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社会的全部的合理性、合法性你说建立在哪里?

就是中华民族的百年救亡、百年复兴中

中国共产党人的担当,前100年(1840到1949)所有先进的中国人,从林则徐的鸦片禁烟到洪秀全的太平天国,曾、左、李的洋务自强,康梁的戊戌维新,孙中山的辛亥革命,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所有先进中国人就为了这三个字“救中国”,挽救民族命运危亡,“救亡”命题不是中共发起的,但是中共了结的。

1949年新中国成立,宣示“救亡”命题的终结和下一个命题开始:

1949至2050发展中国,前100年历经坎坷,后100年我们也走了很多弯路,但是共产党自我更新,共产党的领导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担当,就在民族救亡和民族复兴过程中的自我担当,这是中国共产党存在于中国政坛最大的合理性、合法性。

我说新中国一路走来,就是近平同志的那句话:

我们不要拿前30年否定后30年,我们不要拿后30年否定前30年,新中国是个完整的整体,前30年我们奠定了完整的工业基础,所以说一路走来,前人有问题,有缺点,有错误,但前人的肩膀头子很硬,我们踩住了我们站起来了。我们也有缺点、有问题、有错误,我们肩膀头子能不能像前人那么硬。这便是今天我们的考验

我最后以这几句话结束今天的,“从东亚病夫到民族复兴”的演讲:

第一句:亨利.基辛格的《大外交》:大国塑造本国安全环境两个必要条件,一是国力的日渐增强,二是旧国际秩序的逐渐瓦解。

第二句:英国人哈米什.麦克雷特:中国越是不团结,世界就越感到高兴。

第三句:俄罗斯普京:国家越强大,个人越自由。

第四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为国牺牲、为民牺牲的英雄烈士,我们要永远怀念,给予他们极大的荣誉和敬仰,不然谁愿意为国家和人民牺牲呢?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