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瞳渊源,品味经典!!!

发现我, 影响您。

 
 
 

日志

 
 
关于我

有三种东西必须捍卫:祖国、荣誉和家庭。有三种东西必须控制:情绪、语言和行为。有三个问题必须思考:生命、死亡和永恒。有三种行为必须摒弃:罪恶、无知和背叛。有三种做法必须避免:懒惰、野蛮和嘲讽。有三种东西必须挽救:圣洁、和平和快乐。有三种品质必须尊敬:坚毅、自尊和仁慈。有三种习惯必须培养:理性、谦恭和好学。

网易考拉推荐

福尔摩斯与华生对东方国度离奇案情的回顾  

2013-02-05 22:58:47|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夫人真的谋杀了英国绅士么?

       华生:亲爱的,自从我们来到这个神奇的东方国度,我就感受到它和大不列颠的巨大差异,为什么一个英国绅士的死亡在英国无人关注,而在这里却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似乎历史也要因此而改写。

       福尔摩斯:匪夷所思,是因为秘密还没有被揭开,或者谜底又太过离奇。不管怎么说,英国绅士之死的故事是如何发生的,究竟是什么在操控一切?引发了我巨大的好奇。

       华生:如果说夫人的杀人动机是因为绅士威胁到了夫人的儿子,那么法庭应请这位公子提供相应的证词,但是没有人看到。我们只知道夫人的母亲委派了律师到美国找到这位颇有争议的公子,拿到了一些证据,但是似乎法庭并没有采用。

       福尔摩斯:哈,华生,这位公子当然是涉案的关键证人,可是他竟然被法庭疏漏,是个有趣的现象,据说连绅士的好友,一位法国建筑师都被协助调查,可是最关键的相关涉案人证竟然没到场,说明了什么呢?只能说明这位人证提供的证据,不是法庭需要的证据。所以他被法庭忽略了。

       华生:如此说来,即便谋杀案存在,动机也与公子无关?

       福尔摩斯:是的,如果有谋杀案,也是因为别的什么,公子与此无关。但是夫人真的谋杀了绅士么?我们看到所有公开的资料都显示绅士一家与夫人一家交往深厚,并且绅士的太太也是由夫人介绍而结识,夫人还是他们的两个孩子的教母。年长的那个孩子已经11岁了,但是法庭却说7年前绅士写信与夫人结识,这样奇怪的表达是想极力掩盖这两个家庭之间深厚的友谊,使人们不再好奇为何会有那样不可理喻的“威胁公子人身安全”的杀人动机。

       华生:动机,我真想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动机”。歇洛克,并且为什么他们把谋杀日期定在英国公使与夫人的总督丈夫会面的前一天呢?

       福尔摩斯:这也是所有人忽略的一个问题。“谋杀”与“刺杀”最大的不同,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凶手是谁,不希望人们关注此事。而从谋杀日期上看,刚好设定在英国公使与总督会面的前夜,这从策划者的角度来说,是希望此案能够引起某种重视以及外交摩擦,从而引爆一些什么东西。如果策划者是总督夫人,那么她是否太恨自己的丈夫,并且也太急于暴露自己?而这位夫人实际上是一个精明强干的女人,这样的设计显然不是出于她的思维。

       华生:所以他们说夫人有精神障碍,你知道,她确实在服药。

       福尔摩斯: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夫人是否想要绅士的命。如果确实出于某种隐秘的原因,绅士成为了夫人的一个障碍,她必须除掉他,她会怎么做?

       华生:杀掉一个在中国混迹的英国人,并非难事,作为夫人她有一位警督好友,并且精通各种先进的刑侦手段和广泛的黑白人脉。他们完全可以隐蔽的,干脆的完结此事,而不用由夫人亲自动手,并且在总督辖内,在英国公使眼皮底下,冒这么大的风险。

       福尔摩斯:正是,所以可见这个“谋杀案”根本就是冲着总督而来。夫人只是被挟裹进去的陪葬品,或者说设计者可能认为如果将夫人置之事外,将会给设计者带来巨大的威胁,因为夫人是一位不寻常的律师,如果有人陷害她的丈夫,她会给他们强烈的反击。

       华生:所以他们暂时放过了他们的儿子,因为他还没有成为一个成熟的对手。但是仍然不忘给他一个操弄“商业回扣”的说辞,并且大肆传言他是个花花公子。

       福尔摩斯:我们再回到案发现场,绅士应夫人邀请来到总督辖地,正好在英国公使来访的时间,如果真的是夫人的安排,表明随后他们可能会有个私下的聚会,无论官场或生意场都需要这样的社交活动,所以夫人更不可能在此时杀他,那么他的死亡,确实是一个不正常的事情。即便是绅士喝醉导致的心脏病突发,也不正常,因为英国公使的来访必须让他们保持一种克制的情绪,为随后可能举办的任何活动和会面。所以绅士的突然死亡,在一个敏感的时间和地点,无论因为什么,都十分可疑。

       华生:他们说夫人在夜间去了绅士的房间,随从在门外侍候,等夫人把绅士灌醉之后,被夫人叫进去,两人一起把绅士从卫生间抬到床上,夫人在绅士要水喝的时候,把氰化物药水用早已准备好的酱油壶给绅士灌了进去。

       福尔摩斯:这是个非常荒唐的画面,华生。夫人为什么不用注射器或者香水瓶这一类带喷嘴可以迅速喷出水流的工具?氰化物接触到人的口腔黏膜后会立即使人中毒,如果她蓄意杀人就应该选择能够准确喷出水流的工具,而不是酱油壶这类没有力量和准头的东西。并且作为夫人而不是厨娘,酱油壶也不是她经常想到的东西,而香水瓶或注射器才是她常用到的物品。她一直在生病不是么?

       华生:并且如果真的把毒药灌进去后,绅士就会立即死亡,并出现一些狰狞骇人的表现,而这些都未能让夫人和随从感到不适,仿佛他们是老练的杀手。在灌药之后还细心的布置毒品伪造现场,又显示出他们不知道吸毒过量而死与氰化物中毒根本不同。还有在从容离开时,夫人还对服务生说绅士喝醉了,需要休息,表示她根本不介意人们知道她来过这里。但是在警督的供词中又说为了掩盖夫人的罪行,他把夫人去过绅士房间的录像给夫人销毁。那么那个跟夫人打过招呼的服务生呢?

       福尔摩斯:哈,是啊,华生,我很好奇为什么在对警督审判时,那个服务生没有出场,既然录像被销毁了,这位服务生就成了关键的人证,严肃的法庭又忽略了一个重要的证人,难道服务生也有深不可测的背景?所以如果他们找不到这位服务生或者其他目击证人,怎能证明夫人当夜去过酒店?仅凭那个警督偷偷录下的夫人谈话么?当然他们还提到一些杯子上的指纹,但是最关键的是时间点无法确定。所以可以推断夫人可能去过绅士的房间,但不是在他们所说的那个时间。

       华生:夫人去过之后还有其他人去了对么?那个窗台上的脚印?

       福尔摩斯:夫人去过,但是并没有把绅士喝醉,夫人走后,绅士还进出过房间或者有其他人来过,不然酒店的录像不能莫名其妙的被销毁而没有备份,而服务生也失了踪。所以我们可以猜想是窗台进来的不速之客在绅士身上动了手脚,由于当时现场的死亡记录没有显示任何死者不正常的表现,姑且我们理解为绅士确实死于突发心脏病而导致的窒息。但是正如法医指出的,颈后软垫也会导致窒息,所以从窗台进来的人是来抬高软垫的么?没那么简单,这位真正的凶手,用的不是普通的氰化物之类的毒药,而是更为隐蔽的东西,比如重金属,或者是乙醚之类令人产生酒醉昏迷状态的东西,使绅士真正的不省人事,然后抬高他颈后的软垫,使他窒息而死。

       华生:因此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绅士的遗体看起来并无吓人的氰化物中毒的尸斑,绅士的遗孀和家属都认同他死于心脏病的解释,因为看起来确实没有太多异象,并且她们并不知道窗台上的脚印。

       福尔摩斯:并且夫人还接待了绅士的遗孀,表达了自责和哀痛,一切都看起来很合理,如果夫人有精神障碍,怎么能在杀人和安抚时都做得恰如其分呢?

(二)警督究竟是什么角色?

       华生:最难以理解的是警督的举动,歇洛克,他的角色转变令所有人瞠目结舌。似乎他是个藏在总督一家身边的卧底。

       福尔摩斯:这个人的举动是有些不可思议。我们讨论过夫人不可能策划这个离奇的谋杀案,那么是谁呢?很多人指出是警督在策划,如果真是这样,以警督的专业水平来说,策划的又太粗糙了。比如说阳台上的脚印,为什么不清理干净呢?还有既然第一时间偷录夫人的谈话想保留罪证,为什么却把所谓的监控录像销毁了呢?并且还有那些“心血”,是最没有说服力的证据,因为没法证明不是后被毒药污染的,而尸体的照片以及病理组织标本,这些直接的证据却一样也没有。

       华生:可以理解为警督在最初是想包庇夫人,而后来反悔了,导致证据丢失么?

       福尔摩斯:我们已经讨论过了,绅士的死亡是不正常的事件,如果有策划者,一开始就有,而不是后来所谓的合谋者反目。所以策划者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初衷,如果要留存证据也会从事情发生时就收集,而不是事后找证据。并且从第一时间偷录夫人谈话的行为上已经显示了收集证据的决心,那么为什么不收集齐全呢,并且遗漏的反而是最重要的证据。

       华生:我不理解法官们是如何看待此案的,没有直接的物证,也没有相应的证人,只有几个认罪的人之间彼此的揭发和悔悟,以及一份容易伪造的并且是偷偷录下的录音带,似乎法官和罪犯们把法庭当成了话剧舞台,但是观众们大多都不满意。

       福尔摩斯:我们再谈谈此案的导火索,也就是警督突然去美领馆要求政治避难。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因为向总督说出夫人涉嫌谋杀而被打并受到调查的压力,如果真是这样,警督应该去英国领馆阐明事态而不是美国,有人会说因为美国比较能够影响政府内阁,从而可以真正制服总督。那么还是没法解释为什么他一定要“叛逃”,要知道美国人不是上帝,在没有事先接触的情况下,不可能给人办理“政治避难”,如果他想求助美国的影响力完全可以把消息透露给他们,而不是鲁莽的闯进去,给自己安上一个“叛国者”的罪名。

       华生:难道是警督慌不择路么?还是受到了什么蛊惑,才会做出这样出格的举动?

       福尔摩斯:我倾向于后者,警督从总督的得力助手变成一个“叛国者”,我们暂不能了解他的想法。但是就法庭展示的证据来看,可以肯定的是他也不是谋杀案的策划者,而只是一个牺牲品,跟夫人一样。

       华生:官方说警督进入美领馆后先交谈了一些公务,然后才要求的政治避难,对此我觉得有些可笑,既然目的是要求政治避难,那么前面那些“公务”不是令人讨厌的废话么?一个因为生命受到威胁而选择“政治避难”的人还有什么“公务”可谈呢?

       福尔摩斯:哈哈,华生,以你的个性,断然不会有心情谈“公务”。不过我倒认为警督确实是去美领馆谈“公务”,而不是什么“避难”。美国人已表示事先有约证明是公务,如果警督事先联系是为了“政治避难”事宜,则可以先知道可行与否,更不必当一个可耻的“叛国者”。

       华生:难道是警督中了什么圈套?歇洛克,你知道自从警督受审认罪后,很多人都表达了对他的不满,还有很多绯闻也将他描述成一个道德败类。

       福尔摩斯:但是据我所知他的许多同行对他还是非常敬重,作为局外人很难了解其中的细节,但是要知道警督不仅只是一名警督,很多时候他充当着总督的左右手的角色,在一些政治表达上充分显示了他和总督高度一致的倾向,使人不得不猜测在警督任期结束后,他的去向。

       华生:我猜你想说的意思是警督未来的发展空间,才是他离奇行径的深层原因,是这样么?

       福尔摩斯:对,尽管我还猜测不出警督究竟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走进美领馆的,但是直觉告诉我,应该和当时国家政权的未来元首出访美国有关。你知道这位新元首一直对美国有一种强硬的态度,和现任有所不同。

       华生:我已经在想象美国人是如何炮制这一切的了,但是仅仅靠美国人自己能够成功么?

       福尔摩斯:当然不能,美国人是通过他的重要盟友来操控一切的,你已经知道了他是谁。

       华生:是的,我知道,但是又怎样解释警督和夫人的认罪呢?

       福尔摩斯:方法很多,比如药物控制。还有另一种可能,隐忍。

       华生:等待新的机会?我想知道那是什么。

       福尔摩斯:我曾非常担心他们又中了圈套,以隐忍来换取总督的平安,其结果反而是给了对手更多罢免总督的理由。但是目前看来,博弈似乎进入到了一种有趣的状态,高高在上的人似乎骑虎难下了。

(三)总督一案的背景和结果

       华生:歇洛克,东方国度的离奇案情,如果只用刑事案件的推理来解读是远远不够的。你知道虽然英国也是文明之国,但是思维方式与这个东方古国有着明显的差异,我想必须反复推敲才能找到合理的解释。

          福尔摩斯:是的华生,比如说我们已经判断不管对夫人或是警督的定罪,其实都是对总督判罪的伏笔,这真是东方人特有的思维和设计。看似万无一失,剪除了总督的羽翼,其实漏洞百出,因为最初的一个谎言,可能演变成后面的一百个谎言,只要击破其中的一个谎言,便可推翻整个逻辑。当然东方人在逻辑方面有些不在乎,但是当这个案件已经不再只属于东方国度,而是引起了全世界关注的时候,逻辑的严密性便非常重要了,否则将会给国家声誉带来耻辱。

          华生:所以,他们不再匆忙的审判总督,而是要将整个案件重新梳理,以便最后给出一个没有漏洞的结果?

       福尔摩斯:从政治的角度来说,这非常必要。

       华生:我们已经看到前期的侦查和审判非常粗糙,比如绅士房间窗台上的脚印没有合理解释,夫人的谋杀工具“酱油壶”也没有交代从哪里来又到了哪里去,以及法医勘验现场后为什么没有记录尸体明显的中毒特征,而后来对法医也没有定下包庇的罪名?

       福尔摩斯:哈哈,医生,你可爱的执着和大不列颠的调查记者同出一辙,但是我们此次讨论的重点是“政治”,也就是说如果将总督案件草草结案和重新审验,分别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并且支持和反对总督的分别是哪些人。

       华生:对此我没有认真考虑过,我承认,并且也不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针锋相对的两群人。

       福尔摩斯:你知道总督是位背景深厚,个性强硬的官员,在他执政期间强烈打击了黑手党,并提出一系列有别于当时执政理念的政纲。这一切深深激怒了与他同样背景深厚,并占有了大量民间财富的权贵阶层,总督成了权贵阶层眼中的挑战者,虽然总督的执政范围非常有限,但是影响广泛,显然他受到了民众的支持和欢迎,这更使当时的执政者不安。

       华生:我知道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已经背离了它的建国理念,逐渐成为贫富悬殊的国家,并且在资本和权贵的操纵下,以首相为代表的执政者,试图使国家精神、执政体系与不合时宜的贫富差距统一起来,他们希望和大不列颠一样,使权贵们通过似乎“公平、民主”的方式合法化、公开化。

       福尔摩斯:总督是另外一种执政理念的代表人物,他倡导的是建国初期朴素亲民的政风,对底层的民众给与真正的帮助和关注,简单说就是把国家的“蛋糕”分给他们。由此那些多拿了“蛋糕”的权贵,自然要对总督下手,不然当总督升迁至更高的职位,他们可能会有灭顶之灾。华生,针锋相对的两群人在总督没成为焦点的时候已经存在,总督的高调行为只是将两群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于是我们看到了社会矛盾在总督事件上的爆发。

       华生:权贵构陷了总督,随后人民被激怒了?

       福尔摩斯:显而易见。

       华生:有趣的是这个时间点,在元首易人的动荡时段,策划并实施如此风险巨大的行动,成功率会不会降低?

       福尔摩斯:这正是新晋权贵们不成熟的表现。他们虽然敛财无数,但在政治上究竟底气不足,更缺乏足够的信心和胆量,所以一再拖延,直至政权更迭之时才决定对总督下手,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匪夷所思的案情和难以服众的审判,卸任元首也因此失去了最后的尊严。

       华生:那么新任元首呢?他会对总督案采取怎样的态度?

       福尔摩斯:新任元首是一个含而不露的人物,我想总督应该从他身上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作为一个备受挑战的新元首,每一步都要走的十分稳妥,他不会对总督表现出明显的倾向,只会要求对此案彻查,务必给出一个逻辑严谨的结果。别忘了我们刚刚说过,此案已成为世界性的焦点,国家声誉和新元首的声望都将由此受到检验,所以新元首必然会慎重处理。

       华生:看来应该不会近期公开审理总督,而那些迫不及待在谣传中的法院门口围观的记者,又是受了谁的蛊惑?

       福尔摩斯:前期案件的办理者非常清楚时间的流逝对于他们非常不利,他们所有的疏漏都会在严厉的彻查中逐一显现,并导致案情翻覆,于是他们在积极争取尽快以现有的证据开庭审理,所以会有“谣言”出现。以往的“谣言”总会实现,此次的“谣言”也未必是谣言,只能说是流产的计划。

       华生:我只关心他们会用怎样的逻辑和解释向人们阐述案情。

       福尔摩斯:逻辑?哼...逻辑在夫人和警督的审判中已经丧失了。我们看到夫人被审判后,官方的说明将夫人描述成一个愚蠢冲动的厨娘,仅仅因为英国绅士信件中的威胁语气便挺而走险,根本没想到与“被威胁的”儿子做一下验证,并且杀人工具竟然是一把“酱油壶”。而在审判完警督之后,夫人又被官方描绘成一个跋扈的女王,在警督及其下属面前颐指气使。这完全是两个人,如果她愚蠢,便不可能在警督面前有指挥的可能,如果她跋扈,则不会自己去杀人,完全可以指使别人去。

       华生:有人说夫人被警督药物控制。

       福尔摩斯:如果警督可以用药物控制夫人杀人,为什么不继续控制下去?反而自己“叛逃”呢?

       华生:歇洛克,你是对的,东方人在逻辑方面似乎有天生的缺陷。

       福尔摩斯:不完全是,是慌乱的操纵者过于自以为是,他们过于迷信手中的权利,却忽略了自身在表象的权威之下并没有令人信服的影响力,他们不明白权威应该建立在尊敬爱戴之上,而不是强迫和欺骗。

       华生:新元首必须藉由对案件公开透明的审判才会树立国家的尊严么?我很好奇他的倾向。事已至此,总督和他的对立面必有一方获罪,不然如何延续已经发布的消息?

       福尔摩斯:是的,如果草率结案,延续以往所有的判断,新元首同样会面临质疑和嘲讽。不仅仅是国内的抗议,还有国际上的声音,英国人和德国人已经提出了质疑,美国人之所以沉默是因为他们在此案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新元首非常清楚他遇到的挑战,所以必须慎重对待,如果全部推翻重来,他依然会被质疑,并且他所在的政党,以及国家机器都将被质疑,这就是新元首的难题。所以真相现在已经不再重要,如何平息外界对此事的关注和指责是他思考的重点。

       华生:你的意思是他不会彻查此案?

       福尔摩斯:他当然会,亲爱的,但他不会让真相完全浮出水面。你知道总督的支持者最关心的是总督的安危和名誉,而总督的反对者则对总督以往严厉的施政咬牙切齿,所以新元首将会平衡这些激烈的争执,给每一方期许中的安抚,使矛盾不再激化。然后他才能在众人的尊敬和期望中顺利前行。

       华生:必须如此么?目前看来似乎新元首已经取得了众人的拥戴,并不需要太多顾忌。

       福尔摩斯:事情远非你看到的那么简单。如果彻底将权贵们摈弃,很难想象他们会给国家带来什么破坏性的损失。尤其在目前各种风波不断,而且他的地位并不十分稳固的状况下,新元首必然会采取温和、合理的方案来化解矛盾。

       华生:所以过于乐观或过于悲观的预期都是不明智的,对么,歇洛克?

       福尔摩斯:是的,对于新元首来说,化解矛盾、巩固政权是最重要的。在未来的一年中,人们会明显的感觉到与跌宕起伏风云诡异的2012完全不同,每个人都会看到属于自己的阳光,针锋相对的局面会大大地缓和。

       华生:请原谅我的愚钝,歇洛克,我可以理解为总督不会被判刑么?

       福尔摩斯:我只能回答你新元首绝不会在此时制造冤案,如果总督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将重新获得自由和尊重。我知道你还会追问夫人和警督的审判结果会不会被推翻,那是后一步的事情,他们是一个整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但是不会有太多人因此受到牵连和打击。

       华生:看来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不会走向极端或者狭窄之路,但愿他们能够从各种沮丧和愤怒中解脱出来。

       福尔摩斯:亲爱的朋友,人类社会的发展总是在左摇右摆中找到它的方向,所以不必太着急。

本文引自馨悦谭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163843495     不代表本人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